你的位置:广州正鸿物流有限公司 > 产品展示 > 数智佛山⑦|“过江龙”“本地虎”齐聚,佛山工业互联网服务商数量一年翻7倍
数智佛山⑦|“过江龙”“本地虎”齐聚,佛山工业互联网服务商数量一年翻7倍
发布日期:2022-11-23 12:40    点击次数:113

数智佛山⑦|“过江龙”“本地虎”齐聚,佛山工业互联网服务商数量一年翻7倍

 南方财经全媒体见习记者高慧超 佛山报道

在佛山多年,广东腾一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黎璐见证了佛山工业互联网产业从萌芽到繁荣,爆发式增长的全过程,“2017年,一家制造企业想做MES系统,可能只有我们一家服务商去对接合作。而如今,4、5家服务商对接一家制造企业的情况也很常见。”

谁也没有料到,从一开始服务商寥寥无几到如今百家争鸣、巨头争霸,其间不过短短数年。

工商数据显示,2017年至今,佛山工业互联网服务商注册数量不到5年时间翻了9倍,其中2021年增幅最大,是2020年的7倍,2022年上半年注册数量也已超全年去年。与此同时,国内工业互联网巨头争先布局佛山,国家级“双跨平台”工业富联、海尔卡奥斯、华润数科等纷纷在佛山成立公司。

工业互联网是制造业数字化转型的重要抓手。佛山工业互联网迅猛发展的背后,是佛山制造业数字化升级的全面提速。

随着越来越多的工业互联网企业在佛山集聚,它们之间的竞合也在不断加剧,这将会给佛山制造升级带来怎样的影响?随着制造业转型步入新阶段,工业互联网企业又该如何升级,以满足制造业转型日益增长的新需求?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就此走访多个企业寻找答案。

制造升级激活巨大市场空间

今年是工业互联网被连续写入《政府工作报告》的第五年。5年来,我国工业互联网发展迅猛。

中国工业互联网研究院发布的《中国工业互联网发展指数报告(2021)》指出,2020年中国工业互联网规模增速高达11%,在全球主要工业国家中排名第一,规模占全球主要工业十国的20%。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数据还显示,今年一季度,我国工业互联网产业规模首破万亿元大关。

从时间线上来看,佛山紧紧跟上了国家步伐。截至目前,佛山有超9000家规上企业,其中33%的规上企业实现了数字化转型,到2026年,这一比例还将提至80% 以上,蕴藏着巨大的市场空间。

工业互联网迅猛发展的背后,是制造业数字化转型速度加快。

“作为全国制造业大市和全国唯一的制造业转型升级综合改革试点城市,佛山工业互联网市场十分可观。”佛山市工业互联网产业联盟秘书长孙逊告诉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过去,佛山部分制造业生产模式较为传统,劳动和资源密集型企业还较多。但进入新时代,消费升级、劳动和资源成本上涨、环保要求提升等,对企业生产、经营、管理都提出了新的要求。越来越多佛山企业积极探索数字化升级,希望通过此提高资源利用效率、质量效益水平等,重塑企业竞争力。

去年7月,佛山市还出台了《佛山市推进制造业数字化智能化转型发展若干措施》(下称《若干举措》),提出未来3年佛山要市、区合力投入100亿元支持企业数字化转型。《若干举措》对包括制造企业、工业互联网平台、机器人产业在内的数字化转型全链条体系都进行了大手笔扶持。在佛山政府的大力推动下,媒体和协会等也不断加大宣贯力度,佛山全城数字化升级的热潮被点燃。

黎璐对此感受明显。“当初,我们做MES系统是一客难求,企业对数字化知之甚少,认为这太过遥远。而现在不用宣传,每天坐在公司,就有企业加微信沟通合作。”黎璐说,去年,有数字化升级需求的制造企业迅速增加,腾一科技专门加大人才招聘力度以提升服务水平。成立5年,企业技术团队已从10多人升至80多人。

(美云智数展厅 企业供图)

生态繁荣竞争加剧

风口之下,国内工业互联网巨头蜂拥布局佛山。以BAT为代表的互联网巨头在佛山布下了百度云计算中心、阿里云创新中心(佛山)、腾讯工业互联网粤港澳大湾区基地等,其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等信息技术更为领先;制造业出身的国家级“双跨平台”工业富联、海尔卡奥斯等也纷纷在佛山成立子公司,其优势是深厚的行业积累,数字化转型实战经验丰富。今年5月9日,华润数科工业互联网产业总部还签约落户佛山。

佛山本土服务商也在加速崛起。今年,美云智数旗下美擎工业互联网入选国家“双跨平台”,美云智数已在40余个细分领域, ios1为超过21万个工业企业提供服务。腾一科技、广东精工智能系统有限公司等也在加快深耕佛山细分行业。

2021年,佛山市工业互联网产业生态供给资源池企业已增至67家。

既有“过江龙”,也有“本地虎”,一时间,佛山工业互联网市场明显热闹起来。其带来的最直接效果,就是产业生态大大繁荣,制造业企业受益明显。

“去年企业上马MES系统,就对比了5、6家不同风格的工业互联网服务商。”广东科腾幕墙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马惠华介绍,这些服务商擅长领域、产品架构、算法、团队经验都各有特色,大大拓宽了企业的选择空间。

可选择的服务商多了也就意味着企业可以以更低的价格获取更优质的服务。“最明显的感受是与2018年相比,一些项目的价格已经腰斩了。”精工智能数字化工厂副总经理夏小平告诉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从APS、MES到WMS,不少工业互联网软件价格从数百万元降至一百多万元,单个定制化项目最低能到50万元,部分“上云上平台软件”只需3—5万元/年。

但对此,作为服务商,黎璐的态度却显得颇为乐观。“有竞争,行业才有发展进步。随着产品逐渐成熟,项目服务周期也在不断缩短,从一开始的9个月到3个月,成本也在下降。”

腾讯工业互联网粤港澳大湾基地副总经理邹仁才也认为,良性的行业竞争,更有利于技术进步和行业应用的深化,从而促进行业进一步发展。“过去,企业转型的顾虑一方面是工业软件使用成本太高,另一方面是对应用效果有担忧。”邹仁才说,而如今,随着数字化转型加速,面向制造业服务的行业场景越来越丰富,可复制和推广效应越来越显著,技术进步和方案可落地性增强的同时,产品展示成本也有效降低了,这必将推动更多制造企业升级,同时推动工业互联网行业做大做强。

细分领域仍缺乏专业服务商

虽然佛山工业互联网服务商数量大大增多,但细分领域专业服务商数量仍然十分缺乏。

“目前,陶瓷、家具、装备制造等领域仍缺乏有经验的专业服务商,部分细分行业的缺口更大。”孙逊告诉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这其中的重要原因是佛山制造业门类齐全,细分行业更是众多,因此对专业服务商的需求量很大。

另外一个重要原因,是佛山制造企业如今数字化升级很多集中在生产环节,需要定制开发MES系统,而不同行业的生产设备、流程、工艺千差万别。搭建MES系统的服务商需要对制造企业有非常深入的了解,才能够真正通过数字化系统赋能企业生产、管理升级。“一个MES系统服务商能够做精做细2、3个行业,就已经了不起了。”孙逊说。

佛山市嘉蒂斯智造装饰材料有限公司董事长邓相豪就把专业作为自己选择服务商的首要要求。从2018年至今,嘉蒂斯投入了数百万元与广州市联思软件科技有限公司合作,搭建MES系统,从未更换过服务商。“我们一直与联思合作,是看中它一直专注于为家具行业提供IT服务和解决方案。虽然现在服务商越来越多,我们也沟通过几家,但很多在家具行业并不专业。”邓相豪说。

了解到这一点,不少工业互联网服务商也开始选择扎根细分行业。

腾一科技是其中的先行者。“一开始我们就定位自己要先深耕好装备制造、五金、家电这几个行业,深入理解行业企业需求,将服务做精做细、做深做透。”黎璐说,为了保障深耕行业的服务力度和团队水平,企业甚至会拒接一些其他行业的订单,这样的专注,才能在深耕行业形成独特的竞争优势。

事实上,佛山有不少入选了佛山市工业互联网产业生态供给资源池的服务商,均脱胎于制造业。在陶瓷行业,陶瓷机械龙头企业科达制造股份有限公司打造了MES执行管理系统;在纺织行业,纺织机械“专精特新”企业三技精密与工控机龙头企业研华科技联合成立了佛山技研智联科技有限公司,专注为纺织企业提供数字化转型与智能制造解决方案;在机械行业,专业压铸机制造商广东伊之密精密机械股份有限公司也搭建了Yi MES智造执行系统。

孙逊表示,扶持力度可以更倾斜于这些能够专注行业的服务商,将它们培育成工业互联网领域的“专精特新”企业,这将能把制造业转型推向更深水平。

培育专业的工业互联网服务商,其实也是佛山推进制造升级的思路。《若干举措》中就提到,要加快产业集群数字化智能化转型,支持行业龙头企业或本地工业互联网平台商牵头,聚焦特定行业或垂直领域,会同本地产业链企业、行业商协会等,联合开展产业集群数字化转型试点工作,打造企业适用的行业级工业互联网平台。

(佛山数字化智能化示范工厂 高慧超摄)

“集成”成为行业发展关键点

缺乏专业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对制造企业来说,自然是一种烦恼。但对于已经上线工业互联网系统的企业来说,也有一些新的“成长烦恼”。

今年以来,嘉蒂斯技术部团队不断扩容,多了不少陌生面孔。原来,邓相豪准备全面改写企业的各类软件系统,做成集成式的工业互联网系统。“如今市面上不同厂商的工业互联网系统繁多,彼此之间难以互联互通,数据无法集成,让企业十分头疼。”邓相豪说。

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不少中大型制造企业进行数字化升级时,都会采购不同厂商的WMS、ERP、SRM、MES等工业互联网系统。但如果这些系统之间没有集成,各自系统所需数据就需多次录入,增加了信息维护工作量和出错机会,使每个系统都变成了一座“信息孤岛”,企业数字化的效果也将大打折扣。

但集成并不是一件易事,不同企业集成模式、集成要点、集成逻辑还可能存在差别。黎璐说,要实现各个系统分工明确、边界清晰,同时数据还能联动流通,就需要有精通各大系统的“技术大神”来牵头规划,深入探索,但目前,市场上不论是系统集成商还是系统集成标准都较为缺乏。

对佛山而言,加快建设工业互联网标准体系和培育工业互联网集成商正当其时。去年,工信部联合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发布的《工业互联网综合标准化体系建设指南(2021 版)》(下称《建设指南》)指出要加强平台互通适配标准建设,规范不同工业互联网平台之间的数据流转、业务衔接与迁移,包括互通、共享、转换、迁移、集成的数据接口和应用接口、数据及服务流转要求等标准。

值得注意的是,集成的需求并不只有大企业才有,不少中小企业对集成的需求也越发强烈。在这样的市场需求下,集成型的数字化转型运营平台应运而生。

“与大企业不同的是,由于体量较小,中小企业不可能采购太多数字化转型软件,但它们确实又有使用这些软件系统的需求。”黎璐说,有鉴于中小企业不需要过于精细的管理,因此将各大软件系统的主要功能抽出来集成为一个数字化转型平台,对中小企业来说是更为适用的。基于此,去年,腾一科技就开发出了针对中小企业的一体化运营平台—“腾一飞龙MOM”平台,包含了企业数字化转型的五大系统。

另外的问题是,伴随着工业互联网行业迅猛发展,一些问题也随之产生,部分不成熟平台宕机情况时有发生。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工业互联网平台最重要的就是稳定。因为其一旦上线,企业生产、经营、管理对其依赖极大,系统一旦发生宕机、延迟等现象,都会对企生产经营产生较大影响。而部分工业互联网服务商成立时间太短,团队资历和经验也不足,搭建的互联网平台稳定性和安全性堪忧,这也是佛山构建工业互联网生态的“拦路虎”之一。



  • 上一篇:标致跨界而来:“狮王”等待逆袭
  • 下一篇:没有了